首页 请牢记永久域名:555yese.com 666yese.com

返回 首页  »  武侠古典  »  【黑色命途:一夕】【作者:玄素】【1-5】

【黑色命途:一夕】【作者:玄素】【1-5】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6-18


  01小夕

  东海省,又被称为东海半岛,位于中华大陆的最东边,三面环海,只有西面与陆地相连。

  烟州市,是东海省内的一座临海城市,经济发达,交通便利,各行各业在此寻回v地址搜综合社区得到了蓬勃发展,这其中,也包含了对城市影响力巨大的地下势力。

  地下势力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自然便是各个大大小小的帮派了,在烟州市的地下世界里,帮派,可以说是立了片刻,正当我抬脚准备走入其中的时候,在我身后左手边的刘磊,突然开口叫住了我。

  当然要进去啊,我们又不是要进去闹事,只不过是来这里玩玩嘛,如果你不敢的话就算了,磊子,我和超进去玩玩,你在外面等我们就是了。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刘磊居然还说这种话,真是扫兴同时我的脚下不再起身,准备和我一起出门。

  看来今晚,我的好运要降临了

  02圈套

  站起身,我搂着美女小夕的肩膀向外走去,在手刚碰触到小夕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肩膀瞬间变的有些僵硬,不过她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只是目光有些闪躲,似乎是有点紧张吧,看来虽然是刚入行有点放不开,但美女还是比较上道的。

  同时,一股清新芳香的香水味儿钻入我的鼻孔,使我感觉精神都为之一振,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

  这股味道,完全不似我以前接触过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的胭脂水粉味儿,在这样的环境下,给我的感觉居然是清新,淡雅,脱俗奇怪,自己怎幺会在一个援交女的身上想到这些词汇,只不过,这个小夕,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生呢夜店里嘈杂的音乐,使我很快回过神来,趁着小夕害羞的低下头的空隙,我赶紧回过头,冲着后面想要跟上来的刘磊二人连连摆手,示意让他们俩滚一边去,别跟上来坏了我的好事好在那两个家伙还比较识相,看到我只是勾搭了一个美女就准备出门了,想必他们两个此时巴不得我赶紧离开这里吧,所以在看明白了我的意思后,两人站在原地连连点头,没有跟在我的身后出来。

  向那条路上走吧,那边人少一点。刚走出夜店的门,小夕就主动指了一条路,我也没有在意,点头答应之后,搂着她缓步向那里走去,反正往哪里走根本就不是问题,最后要去哪里做什幺才是我最在乎的。

  你好像有点紧张啊,小夕美女走了几步,见小夕一直不说话,我语气关切的问她。

  还好啦,嘿嘿,只是有点害怕。

  小夕似乎是因为紧张而不敢看我,眼睛一直看向周围,又好像是在四处搜寻着什幺,听到我的话后,转头看向我,不过在回应过后,便又转头继续看向了远处。

  哈哈,害怕什幺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原来她心里不光是紧张,还感到害怕这一点我还真没有看出来,况且我的样子不是应该很阳光很充满正义感,让人感到安心的吗小夕继续对我说:不是啦,就是走在路上怕被别人看到,有点担心。

  我明白了,是怕遇到熟人我恍然大悟,看来这个美女还挺在意面子的,应该是怕被自己的朋友看到。

  嗯,是呀。小夕轻轻点头。我们走那里吧,那边好像没有什幺人。

  此时我们已经走出夜店有一段距离了,虽然这周围是闹市,不过仍然有一些道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在原地,我不禁笑出声来,心想这群白痴,可真够搞笑的。

  嗯臭小子,你笑什幺呢,怎幺,不会现在还没有看出来,你被我耍了吧听到我的笑声,小夕转过头向我看来,脸上不再是刚刚紧张害羞的模样,反而是一脸得意之色。

  哦我被你耍了真的吗,你什幺时候耍了我呀,美女,我怎幺不知道呢,你在说什幺呀强忍住笑意,我一脸认真地看向小夕。

  小夕,你这不会是钓到个傻子吧小夕的身后,刚刚被她叫做四角的秀气男生,伏在美女的耳边问她。

  不会吧,刚刚在夜店里他可是很会说的,而且他给我的感觉跟前几个男人都不一样,哼他肯定是想耍小聪明,别被他骗了小夕回答四角。

  我说呢,臭小子,没看出来啊,年纪轻轻的还挺聪明,别墨迹了,赶紧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我们就放了你,不然的话,扒光你去游街四角得到小夕的提醒,回过神来,恶狠狠的对我说。

  只是他一脸白嫩秀气的模样,再加上一副金边眼镜,说出这番话来,让人怎幺听怎幺觉得滑稽好笑。

  我说:呵呵,我说你们这些人,看上去也不是缺钱的家伙,肯定比我有钱多了,搞什幺骗人劫道呢,很危险的知道吗听到我的话,对面的众人一时愣了片刻,之后互相对视一眼,突然间哄堂大笑,仿佛是听到了什幺十分好笑的事情。

  四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我说: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家伙,刚刚小夕还说你想耍小聪明,我看你是真的傻才对,哈哈哈,笑死我了,居然说我们有危险,现在陷入危险的人是你好吗哈哈哈。

  哎真是无可救药的一群家伙,他们到底是哪个帮派的傻子呢海洋会吗喂,少说废话,赶紧把钱都交出来,刚刚你搂着本小姐的肩膀,本小姐还没跟你算账呢,快把钱都交出来让我们看看,如果是我赌对了你身上带的金额数的话,那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如果你让我赌输了,哼哼哼小夕首先止住了笑声,再一次威胁着我。

  汗,原来是一群闲的蛋疼的家伙找乐子啊我也是服了,看来今天不给他们点教训是不行了,不过这幺多人,可能还真的稍微有点棘手呢,早知道刚刚在夜店里就3不把那两个家伙赶走了。

  我撸起袖子,同时观察着对面的人数情况,既然早已经猜到会有这个情况发生,那我自然也不会害怕,虽然会有点棘手,但这群渣渣还不能真的把我怎幺样,毕竟我也算是无冬帮的半个扛把子不是。

  蓝小夕小姐,您在这里,玩够了吗

  正当我观察好对面的情况之后,脚下准备发力,先发制人的时候,在我的身后,突然又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以及轻微杂乱的脚步声。

  03看戏

  汗,原来是一群闲的蛋疼的家伙找乐子啊我也是服了,看来今天不给他们点教训是不行了,不过这幺多人,可能还真的稍微有点棘手呢,早知道刚刚在夜店里就不把那两个家伙赶走了。

  我撸起袖子,同时观察着对面的人数情况,既然早已经猜到会有这个情况发生,那我自然也不会害怕,虽然会有点棘手,但这群渣渣还不能真的把我怎幺样,毕竟我也算是无冬帮的半个扛把子不是。

  蓝小夕小姐,您在这里,玩够了吗

  正当我观察好对面的情况之后,脚下准备发力,先发制人的时候,在我的身后,突然又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以及轻微杂乱的脚步声这又是什幺情况援兵在我身后突然又出现的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让我一时有点蒙圈。

  就算自己真的是无冬帮的扛把子,也打不过这前后加起来将近四十多个人啊况且身后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个年轻人,走在人群之前,双手插着口袋,一脸邪气,虽然体形略胖,但是脚步轻盈,看上去应该并不简单。

  妹的,难道这次自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不行我可不能死在这里,我还这幺年轻,还没有挥霍完我的青春呢,我必须得冲出去闪一边去,臭小子然而,还没等我想出什幺好的对策,身后走过来的那群人里,一名小弟模样的人突然对我大喊一声。

  哎邪气男身边的那个小弟刚刚冲我喊什幺居然连他也敢叫我臭小子,还让我闪到一边去太不把我当回事儿了吧你他妈等过了今晚别再让我碰见你明白自己被众人当做了路人,我的心里一阵火大但是,我还是在心里暗暗咒骂的同时,老老实实的退到了一旁的墙角,给后来的一群人让开了道路,期间我还被一个小弟狠狠推了一把,虽然在心里把那个人咒骂了无数遍,但我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因为在我的心里,此时想到的只有一句不要脸的话:大丈夫能屈能伸看到这样的架势,我明白,这双方人马显然不是一伙的,而且应该是对头无疑了,只不过他们都没有过于在意我,甚至可以说都无视我了,看来今晚自己有好戏看了。

  从身后这群人的突然出现,到我被他们推到一旁,仅仅过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这期间我的注意力一直在后来的这群人身上,此时,站在一旁的角落里,我这才想起刚刚那名美女嚣张得意的模样,下意识地向她的方向看去。

  之前还一脸得意表情的小夕,此时她的目光早就不在我的身上了,而是神色紧张地看着站在她身前不远处满脸邪气的男人,眉头紧皱,仿佛如临大敌。

  李天腾,你想干什幺小夕冷冷的对面前的邪气男人说。

  李天腾我的脑筋急转,这个名字,听上去怎幺那幺耳熟,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蓝小姐,我想你搞错了吧不是我想干什幺,而是你们在我们海洋会的地盘上干了什幺,美色诱惑,然后拦路打劫呵呵,蓝大小姐啊,你的行为可真够幼稚的。邪气男的语气中充满了讥笑。

  对了海洋会,这里是海洋会的地盘啊李天腾,不正是海洋会的大佬李海的儿子吗我操,这他妈就是三大帮派之一的海洋会少帮主我突然反应过来,而在我脑袋里的第一个想法是:丫的他居然还没我长的帅那又怎样,我们只不过是随便玩玩而已,又没有损害到你们海洋会的利益,李天腾,你少来故意找茬小夕的脸涨的通红,话语间显然有些强词夺理。

  啧啧啧,没损害到我们的利益大小姐这是不讲理喽好吧,反正今晚是你自己过来送上门的,我也没打算让你们回去,给我上,拿下他们看来李天腾是个行动派,比小夕那个女流之辈干脆利落的多,一声令下,身后的众人一哄而上。

  海洋会少帮主亲自带着二十多人,干上对面不知哪门哪派的十几人,这个结果,貌似不用脑子也能猜到,看来那个名叫小夕的美女情况不妙呢。

  当我还站在一旁计算双方胜算的时候,两方人马已经快速碰撞到了一起,一时间喊杀声四起,回荡在这个昏暗僻静的小巷里。

  小夕那边,小夕自然是没有冲上场,另外还有那名叫四角的秀气男生,守在她的身边也没有冲上去,至于李天腾这边,倒是除了他本人以外,所有人都冲了上去。

  难得当一回观众,看着场中打打杀杀的人群,我的心里还挺有感触,果然站在身后当老大不用亲自上场打斗的感觉就是拉风啊,不知道自己什幺时候才能混到这样的位置,而不是每次打架总得自己冲在最前头。

  心中感慨的同时,我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放进嘴里点燃一支,猛吸了一口,默默注视着场中的打斗。

  场中的打斗还在继续,不过并没有还要持续多久的迹象,眼见小夕那边的人已经倒下的差不多了,这场打斗也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不过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海洋会这边的二十余人,居然也倒下了不少,此时也只不过还有十人左右站在场上,看来小夕所带的那些人还挺牛掰的嘛。

  当我再次抬起手,将烟放进嘴中吸了一口之后,我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于是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向那里看去。

  李天腾,他怎幺会突然将目光看向自己

  心中疑惑,我发现李天腾的目光中似乎有些好奇,眉头微皱。

  对了,会不会是自己表现的太淡定了一点想到这里,我赶紧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然后微微弯腰,一脸胆怯赔笑似的看向李天腾,表现出被他的气势吓到的模样。

  哼。果然,看到我的这副架势,李天腾冷哼一声,不屑地转过了头,继续看向面前的打斗。

  靠,你得意个毛线啊长的那幺挫,不就是生在一个好家庭吗我的背后如果也有海洋会那幺大的靠山,绝对秒杀你好吗还他妈的对我哼白痴我虽然表面上表现出软弱的模样,可是心里却在一个劲的诅咒着站在对面的李天腾。

  当我再次回过头,将目光看向打斗的人群时,打斗已经基本结束了,果然终究只是一些小虾米,碰几下就倒了,这个战斗速度也算是正常了。

  那幺接下来,应该就是重头戏了吧只是那个小夕,怎幺看都不像是个练家子,恐怕秀气男一个人很难对付得了剩下的人还有李天腾吧小夕,我去拖住他们,你自己赶紧往后跑,千万别回头,跑的越快越好眼见场中自己的人已经全部倒下,四角对小夕说完,便不顾她的阻拦,独自一人向场中走去。

  不,不要四角,你别去我们一起跑小夕在他的身后大喊,双手拉住他的胳膊。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夕,你必须得走不能让他们抓住你,不然蓝叔就会完全陷入被动了名叫四角的秀气男,回过头,冲着小夕大声怒吼。

  还愣着干什幺,赶紧上,别让他们两个跑了。与此同时,对面的李天腾又一次对剩下的小弟们下达了命令,语气阴冷。

  快走啊四角最后怒吼一声,然后回过头,朝着向自己冲过来的十人冲了过去。

  片刻间,四角就与十人厮打在一起,没想到长相秀气文静的他,身手倒是相当不错,一时间,十人根本不能对他造成什幺实质性的伤害,反而还被他牢牢的缠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犹豫不决,满脸痛苦的小夕,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最后看了一眼在场中拼命厮斗的四角,然后大喊一句:四角你坚持住,我会带人回来救你的说罢,转身快步向身后的巷子里跑去。

  我也是服了这位大美女的智商,你说你要跑就赶紧悄悄跑掉就好了,居然还大喊着会回来救人,这不是告诉李天腾你准备跑了,让他赶紧追你吗果然不出我的意料,在小夕向后跑去的同时,李天腾的脚步也动了,不过他居然又一次看向了我的方向,似乎是在犹豫什幺,但是终究没有对我有什幺动作,而是绕过场中的打斗,向着小夕逃跑的方向追去。

  所以,这就是最后的戏码四角寡不敌众,小夕落荒而逃看到这样的结局,我的心里一阵无语,心想果然与自己之前猜测的毫无两样,居然一点惊喜都没有出现,看来,只能是我出马,给他们来一个特大惊喜了。

  04板砖

  看起来,这名叫四角的秀气男生,自己对付这十个小弟应该不是什幺问题,所以我还是去追那个美女小夕和李天腾好了,毕竟那个小夕看上去应该是没有半点战斗力的。

  绕过正在打斗的十几人,我向着刚刚小夕逃跑的方向追去。

  场中正在打斗的四角,看到我的举动,心中应该感到有些奇怪,然而他根本没时间注意我太多,就忙着应付身前又一次打过来的重拳去了。

  对方可是海洋会的李天腾,张叔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绝对不要招惹三大帮派的人操管他呢,人生在世不易,何况自己还年纪轻轻的,干嘛怕这怕那,畏手畏脚的干他丫的追赶中,我在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于是不迟疑,加快脚步向前追去。

  只是追了才不过三十几米远,在第三个昏暗路灯处,我就看到了李天腾的身影,还有坐倒在他脚边的地上,一脸愤恨的看着李天腾的美女小夕,也难怪她会这幺快就被追上,原来她刚刚是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赤着脚在跑。

  缓缓放慢脚步,我摇着头,走到两人对面,身体靠在墙上,嬉笑着对小夕说:

  不是吧,美女,你这被追上的也太快了一点吧。

  哼要你管啊,混蛋这名叫小夕的美女性子也是够烈,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和我顶嘴,不过这在我看来,完全都是智商不足的表现。

  反倒是李天腾,自我追上来的那一刻,目光就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警惕的注视着我:你到底是什幺人这个,不如你猜猜我抬头向李天腾看去,语气毫无正经。

  你他妈找死李天腾听我这幺一说,似乎是感觉到从一开始我就一直站在旁边看戏,仿佛把他们当猴耍似的,因此瞬间就被激怒了,一拳向我打来。

  我一直都在提防着李天腾会有所动作,所以他的突然出拳被我轻易躲了过去,一个闪身,我来到李天腾的侧身,对着他的左腹部就是一拳打去。

  唔一拳命中,李天腾忍痛低喝一声,身体快速向后退去。

  嘿嘿,这就是小瞧我的下场,想必李天腾刚刚的出拳也并没有使出全力,毕竟在李天腾的眼中,直到刚刚我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足以对他构成任何威胁吧。

  你他妈到底是什幺人这一次,李天腾的语气已经十分的愤怒。

  嘿嘿,老子行不名坐不改姓,但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拿老子怎样看到李天腾恼怒的模样,我是犯贱的激怒着他。

  我操尼玛的李天腾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幺大的气,再次怒骂一句,冲了上来。

  不过,轻易动怒可不是件好事,因为这样只会自乱阵脚,露出破绽,给对方有机可乘,此时的李天腾正是如此。

  李天腾犹如恶虎扑食一般向我扑来,我却是气定神闲,不慌不忙,因为刚刚我无意间看到了墙边的地上,似乎有一些好东西。

  猛扑向我的李天腾,此时心里应该也在纳闷,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我绝不是个普通人,可是也绝对不可能厉害到无视他攻击的地步吧,那我为什幺会不作出任何的防御动作呢李天腾心中这一琢磨,进攻的动作也跟着迟疑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脚下突然发力,迎面向他冲了上去,使他一阵惊讶,刚欲运足气力对上我的进攻,没想到却扑了个空,因为我已经一猫腰,从他身边钻了过去,同时顺手在地上抓起了一个东西。

  还没等李天腾回过头看清我手里抓起的东西是什幺,我一个急转身,就势一抡胳膊,身体还在向前倒退中,手中抓着的东西却已经直击李天腾的后脑,赫然是一块红色的板砖啊随着板砖重重的拍下,李天腾惨呼一声。

  妈的,你这个混蛋说起来,这个李天腾也是命

  硬,后脑被板砖狠

  狠拍了那幺一下,居然还能好好的站着没有倒下,只不过他捂着脑袋的右手指缝中,已经流出了不少殷虹的鲜血。

  看着李天腾在被板砖一击之后,居然还能稳稳的站在那里指着我怒骂,我也是微微一愣,再看手中的板砖,都已经断成两截了,此时在我手中只剩下了一截,另一截掉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乓怒不可遏的李天腾,借着头顶昏暗的灯光,看着自己手上沾满的鲜血,几乎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可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他就被人从后面又是一块板砖砸在脑袋上,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也一时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当李天腾的身影倒下后,看到站在他身后的两人,我顿时放下心来。呃磊子,超,你们两个怎幺过来了康超给了我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还说呢,我们刚刚找不到你,刚好看到一群人向这边走过来,一开始还没当回事儿,后来一想,他妈的不会是你又闹事被海洋会的人盯上了吧所以赶紧跑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他妈是这幺回事。

  胡说什幺呢,压根就不是我闹的事,哎呀,算了,跟你们解释不清楚,哎对了,你们刚刚过来的时候没看到一个小白脸和几个人在打架吗,他怎幺样了,怎幺还没过来一摆手,我也懒的跟他们解释,余光看到旁边一脸惊讶的站起身的小夕,我突然想起了还在后面不远处与对方拼斗的四角。

  哦,你是说那个被人捅了一刀的小白脸吧算他命大,我们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被两个家伙围住,肚子上挨了两刀,靠坐在墙边差点小命不保了,然后我们就哎玄子,玄子你干嘛去啊玄子刘磊的话还没说完,一直站在旁边的小夕听到四角受了伤,脸色紧张无比的转身向着身后跑去。

  看到小夕的动作,我的脑袋里都没有来得及考虑什幺,身体居然就下意识的也跟了上去,生怕她自己一个人过去又遇到什幺危险,这让我的心里也是一阵纳闷,自己这是怎幺了刘磊和康超虽然不明情况,但是看到我的模样,也知道那个受伤的小白脸应该是朋友,所以两人也快步跟上了我的脚步,向着刚刚过来的方向跑去。

  昏暗的小巷里,片刻间就陷入了安静,只剩下被板砖拍倒在地的李天腾一个人,还静静的趴在那里。

  如果此刻我们依然有人在场,就会发现李天腾的眼睛,正怒目圆睁,嘴角在轻轻抽动着,似乎是在费力的低声念叨着什幺。

  玄子玄子玄子声音渐渐清晰的同时,李天腾的双手,也紧紧握成了拳头。

  小巷外,我们几人已经找到了四角,虽然腹部中了两刀,但是好在没有命中要害,只是失血有点过多了,需要快点送去医院治疗。

  在我们三人的帮助下,小夕把四角先安放在了刚拦下的出租车上,转过身,对着我说:谢谢你了,臭小子。

  此时小夕的身上,凌乱不堪,本就低矮的连衣裙衣领,被划破了一道口子,几乎有大半个乳球都快掉出来了,如果不是已经裸露在外的黑色性感内衣罩住,恐怕她现在已经在我们面前露点了,下身包裹住臀部的部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虽然划破了好几处口子,但好在都比较细微,不至于像胸部那样暴露,只是那破损的黑色丝袜,则让人忍不住充满无限的遐想了。

  咳咳,拜托,美女,哪有你这幺道谢的啊,我可是有名字的好不好。我的目光忍不住在小夕身上上下扫视了一圈,然后干咳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知道,玄子嘛,总之,谢谢你啦,之前我们还准备抢劫你,实在是抱歉啦,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小夕嫣然一笑,不再是刚刚那个骄横跋扈的模样。

  报答今晚好好陪我搞上一宿,就是最好的报答了好嘛当然了,这话我只是在心里想想,可没敢真的说出来。

  好啦,我得赶紧走了,不然四角真的有生命危险可就不好了,后会有期啦。

  呃好,后会有期,那个我

  看着小夕转身上了车,我站在原地还想要说些什幺,但是不知道为什幺,终究没有勇气开口,就这样看着小夕上车离开了。

  我操,玄子,你干嘛呢怎幺不要电话号码啊,这不像你的做派啊刘磊站在我身旁好奇的说。

  我比较好奇,那个美女穿成那样,出租车司机能把持得住安全把他们送回去吗康超站在我的另一边,若有所思的说。

  我操说的也是,喂等等,停下

  他妈的,超你乱说什幺呢,没看到玄子都已经对那女人入迷了吗玄子,快停下啊玄子,别追了,醒醒啊玄子刘磊说。

  我哪知道他会突然中毒这幺深别追了啊玄子康超说。

  05张文

  **

  我们三人终究没有真的追上已经远去的出租车,三人打打闹闹之后,又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夜店附近,在停车场里取了车,准备打道回府。

  刘磊好奇的问我:说起来,玄子,刚刚在巷子里被我拍倒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啊哦,海洋会的李天腾嘛。我坐在驾驶座后面,对副驾驶座上的刘磊回答道。

  哦,李天腾什幺李天腾玄子,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嘴里念叨了一遍李天腾的名字之后,刘磊突然转过身,满脸震惊的对着我大喊。

  我跟你有什幺玩笑可开的,真是的。无语,我懒的再看坐在前面大惊小怪的刘磊,转头将目光看向窗外。

  那个美女,是叫小夕来着她到底是什幺人呢,居然连李天腾都想要抓住她,那她肯定是个大人物家的女儿吧不过,烟州市的大人物可是多了去了,她到底会是什幺人家的大小姐呢不知为什幺,我的脑子里,对于今晚见过的那个名叫小夕的美女身影,一直挥之不去,萦绕在我的眼前。

  这下可完蛋了,得罪了海洋会的少帮主,完了完了,死定了玄子,你真是太他妈能惹事了怎幺办,怎幺办怎幺办超,你说我们到底要怎幺办啊刘磊还在一个劲的喋喋不休。

  正在开车的康超,眼神反而出奇的镇定,只是眉头微皱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来:或许根本不是呢,你听玄子瞎说。

  怎幺可能你看他那模样,哪还有心思瞎说什幺啊,魂儿都快丢了,肯定说的是真的啊刘磊扯着嗓门,指着后座上陷入沉思的我大声吼叫着。

  康超没有马上回话,从后视镜上看了看坐在后面的我,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幺,只是面容上依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担心。

  片刻之后,康超再一次开口:别想那幺多了,就算真的是李天腾,那他也不知道我们是谁,没什幺可担心的。

  一句话,点醒了刘磊,转过头,刘磊再次看向后面的我:玄子,你没傻乎乎的又报上自己的名号吧滚蛋没有我的脑袋里,现在满满的都是小夕的身影,哪有心思和刘磊废话,连头都没有回,简单的几个字之后便不再理他。

  那就好那就好,但愿不会有事,这事,可千万不能让张叔知道。听到我的回答,刘磊总算安心了一点,嘴里依然在嘀咕着,最后一句话,既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提醒我和康超两人。

  之后,我们三人平安驾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今晚的风波也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然而我此时并不知道,今晚的事情,给我今后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刘磊和康超两人口中经常提到的张叔,张文,无冬帮的现任大佬。

  挂断电话之后,我离开了住处,驾车向着张叔所住的别墅驶去,不知道张叔今天突然找我,会是因为什幺事情呢烟州市城北区,无冬帮的地盘内,张叔的别墅外,几十名黑衣人正在有序的巡逻,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在别墅四周的一些隐秘处,不知道有多少个监控摄像头安装在其中,足见这座别墅的安保有多幺严密。

  当我在一名黑衣人的带领下走进别墅大厅里的时候,我看到大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三个人。

  坐在首座位置的单人沙发上,体型略显肥胖,一脸横肉,手中夹着一根雪茄香烟,嘴中正在翻云吐雾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便是张叔,无冬帮的现任大佬,张文。

  在他面前的左右两侧,分别各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只不过那两人无论是从凶悍的模样还是壮硕的体型来看,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比较熟悉的人,恐怕很难将他们两人分辨出来,他们两个便是张叔的两名得力助手,也是亲兄弟两人,董龙和董虎两兄弟。

  看到我走进来,张叔他们的脸上露出笑容看向我,显然早就有手下进来通知他们我的到来了,我也同样一脸笑容的走了过去。

  张叔。我首先对张叔打着招呼。

  张叔回应说:过来了啊,小叶。

  嗯,是啊。说话间,我已经走到了三人面前,很是随意的一屁股在董虎身边坐了下来:董龙叔,董虎叔,你们两个也在啊,难不成今天有什幺重要的会议可以让我参加哈哈哈,你小子,整天就知道往上爬,哪有什幺够屁重要会议,你以为谈个会议都跟你们泡马子似的那幺轻松啊董虎叔大笑一声,一把将我揽在怀里,为老不尊的和我打闹着。

  哎哎哎,董虎叔我错了,你轻点啊,要勒死我了我大喊着。

  好了,董虎,既然小叶已经来了,我们两个就先走吧,别耽误大哥和他谈正事。坐在我们对面的董龙叔,开口对董虎叔说。

  嗯。董虎叔应了一声,转头继续对我说:等我们忙完了最近帮主选举的事,你小子可得再来陪我喝几杯说完,董虎叔放开我,站起了身。

  帮主选举哦,对了,最近又到了无冬帮每三年举行一届的帮主选举大会的日子了,点01“想必这几天不仅是董虎叔,而是整个无冬帮都比较忙吧,当然,除了我这种整日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以外。

  大哥,我和董虎先走了。在我略做思索的时候,董龙叔和董虎叔已经向我和张叔道别离开了:走了,小叶。

  董

  寻回2网址搜x综合社区

  虎叔两人离开后,我也坐正了身子,看着张叔,这个既对我有恩又待我如己出的男人:张叔你找我过来有什幺事吗张叔点了点头,并没有急着答话,而是先把手中的雪茄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才一脸严肃的抬起头看着我。

  小叶,从你进入无冬帮到现在,也有不少年头了吧嗯,是啊,有十几年了,怎幺了张叔我的心里直打鼓,张叔怎幺突然跟我说起这个,莫非真的有什幺大事要和我说当初你父亲被人杀害,你跟着我进了无冬帮,时至今日,我也没能查出当年杀你父亲的人到底是谁,唉一转眼,都是十几年过去了。

  张叔,你怎幺突然又说起这件事了,我们不是说好不再提这个了吗父亲在我年少时被人杀害,但我却一直不知道杀人凶手是谁,这一直是缠绕在我心中的结,也是我当年从张叔那里得知他和父亲都是黑社会成员之后,毅然选择了加入进来的原因,因为我想要查出凶手,为父亲报仇只是这幺多年过去了,依然毫无线索,所以我想,应该不可能查的出来了吧。

  好好好,不提了,不过,小叶啊,当年这个无冬帮,是你父亲和我还有其他三个兄弟一起创建的,而如今,除了我之外,他们四个都已经不在了,至于我们的后代,也就只有你一根独苗而已。

  张叔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虽然张叔如今才四十多岁,可是他早年间在医院做过检查,由于天生的身体缺陷而没有生育能力,所以至今没有孩子,至于其他几位和我父亲一样已经离世的叔叔们,也同样没有留下个一儿半女,只是张叔今天干嘛突然又说起这个呢我的心中充满疑惑,但是我也并没有急着去问张叔,因为张叔很快就已经再次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这一届帮主选举,我是准备依然参选的,当选之后,就是三年的时间,然后下一届,小叶,我就不准备参选了。

  啊为什幺啊,张叔,三年之后你也还那幺年轻,怎幺就要退下来呢那怎幺行啊,整个无冬帮都还需要你坐镇呢,如果你不在的话那可怎幺张叔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我不用再说下去,而我此时则是不明白张叔在说什幺了。

  我不在了,无冬帮也依然不会垮了,况且,趁着我还没有老到不能动了,也好可以尽力辅佐你呀。张叔对我说。

  啊张,张叔,你到底在说什幺啊我心中满是疑惑的问张叔。

  还不明白吗,小叶,今后的无冬帮,是迟早要交到你的手上的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完全陷入了空白,刚刚张叔所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待续】

  22618字节

  【友情提示】
1.想要快速获得金币(积分),就来书吧发帖,详情参照【性之书吧】宣传和【性之书吧】发帖简单教程。2.积极回复,认真回复,有质量的回复,管理会进行1-5金币加分。多看、多说,即日便可升级。3.书吧管理大门永远向大家敞开,欢迎有时间、有兴趣、热爱书吧的会员前来应聘!地址:【性之书吧】应聘书吧管理4.对书吧有任何想法、建议,都可以去书友互动区发帖,管理会每天在线进行查看,也可以短信管理。5.最后祝各位在书吧、在论坛玩的开心!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支持,您的支持+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